weixin

团委Campus

当前位置 : 主页 > 校园文化 > 团委

网上团校学习资料(一)

审核: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时间: 2015-04-14 14:19 点击:

 

 
马克思主义之我见
——浅谈社会主义必将战胜资本主义社会
 
马克思主义人学研究会 韦喜诗
 
19世纪40年代,资本主义发展迅速,并逐步暴露出了它与无产阶级之间的矛盾摩擦。马克思主义就是在这样一个极其复杂的环境下应运而生。它诞生的初衷,就是指导无产阶级通过暴力革命,粉碎资产阶级专政,建立无产阶级专政,并在向共产主义社会过渡的整个历史时期中巩固和加强无产阶级专政。
马克思主义认为无产阶级是资本主义的掘墓人和共产主义的创造者。并通过一系列的认证,指明社会主义社会必将战胜资本主义社会。
马克思主义诞生之后也先后出现了前苏联、中国、老挝、古巴、越南、捷克、蒙古、南斯拉夫等社会主义国家。这些社会主义国家在20世纪40年代到90年代占据了整个世界的二分之一。当时的发展前景是比较明朗的。而这些国家的马克思主义者也在不断的探究如何让社会主义一步步打败资本主义。
然而,直到现在,社会主义国家正在和这个目标渐行渐远。随着19911225日,前苏联解体,世界社会主义体系受到的极大的冲击。很多社会主义国家也在全球化中渐渐被资本主义吞噬。
目前,全世界仅剩下中国、越南、古巴、朝鲜、老挝五个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家。其余大部分都为资本主义国家。为什么社会主义国家和资本主义国家的实力对比如此悬殊?
而仅剩的这5个社会主义国家,在资本主义国家的围追堵截中,又有谁可以幸免于难?越南和老挝因为实力较弱,大有被资本主义玩弄于股掌的趋势,朝鲜一直被资本主义视为“硬骨头”,却在综合实力上大有欠缺。古巴位于美国的后院,其前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是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一直致力于与美国抗争。然而前不久刚上任的古巴领导者,也就是菲尔德•卡斯特罗的弟弟劳尔•卡斯特罗宣布的新一轮的古巴经济改革计划也许会对古巴的社会主义经济体系产生一定影响。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在改革30年当中,或多或少也受到了资本主义不小的冲击。这不禁使我们怀疑所谓的“社会主义必将战胜资本主义社会”的正确度。
很多人通过各种途径、理论来论证马克思的断言的正确性。可是社会主义社会到底怎样实现战胜资本主义社会的方法却没有一个人说得清楚。翻遍《资本论》《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也没有人得出最后的结论。
其实,很多人都忽略了一点,就是卡尔•马克思在对于社会主义如何战胜资本主义上早就点明要义。《马克思恩格斯全集》通篇第一页第一句话:“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这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所在,也是社会主义如何战胜资本主义最终的方法。只有全世界无产阶级全部联合起来,一致对抗资本主义,才能达到无产阶级专政,形成社会主义社会并最终实现共产主义社会。
而至今为止,几乎没有人形成这样的观点。社会主义国家从建立至今,除了前苏联,其余的社会主义国家都是处以一种分散的状态。力量的分散导致了社会主义实力的削减。
类比于社会主义国家,似乎资本主义国家比我们更加了解马克思主义的精神,他们在1949年成立了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又于1991年成立了欧洲联盟。至今为止,这两个组织一直维持着成员国之间的关系和管理日常事务。任何成员国发生经济困难,同盟都将提供帮助。不难看出,北约和欧盟的成立都是服务于资本主义的全球战略。当全世界的资本主义形成团体,他们所覆盖的势力范围,必定大于单个资本主义国家势力的触及范围。
而社会主义国家在1954年虽然成立了华沙条约组织,但是却在1991年被迫解散。前苏联也于1991年解体,原本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俄罗斯现在也变成了资本主义社会。而目前,世界上没有一个社会主义国家集体成立性质的联盟。这样一来,我们数目不及别人,就连团结度也不及别人了。我认为这就是导致社会主义国家在世界的处处受制与资本主义国家的原因。
建立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同盟”是世界社会主义国家的共同需要,然而我们建立社会主义国家联盟,并不是走前苏联那种集权统治。我们的社会主义国家联盟更多的是服务于社会主义国家,是将社会主义国家的政治经济军事等力量结合起来,较强实力的社会主义国家向实力较弱的国家提供帮助,使实力较弱的国家迅速成长,建立“共荣”,一同抵抗资本主义社会强烈的攻击。
缺少社会主义联盟是个什么状态?现在世界上的社会主义国家对其他社会主义国家不是秉持一种事不关己的态度就是相互较劲,相互挑剔。这样怎么能够抵抗的住资本主义入侵。单枪匹马怎可敌得千军万马?
我们可以看到20108月,美越在南海进行了军事演习。越南纵使和中国在南海问题上多有摩擦,但是还不至于让越南如此挑衅吧?若不是美国的威逼利诱,越南也不至于做到此种地步。所以说,小国家也有小国家的悲哀。古巴和朝鲜意义上都十分反美,厌恶资本主义社会,也是资本主义十分头痛的两根刺,但是他们所达到的威慑力还远远不够。世上仅剩的这5个社会主义国家除了中国,都是小国家,那么他们的命运可以想象有多艰难。如果这个时候,再没有一个适合社会主义国家发展的联盟,这些小国家失去了可以依靠的后盾,最后都不得不沦为资本主义附庸,中国也并将难逃厄运。
有人问,你凭什么认为中国能建立“社会主义国家联盟”呢?就国内而言,中国早就确立了“不结盟”政策,而且经济政治军事实力远不及当初的前苏联。国际上,朝鲜早就将“马克思主义作为指导思想”从宪法中删去,越南的民主化改革比中国更为激烈,古巴任重而道远,老挝基本没有战斗力。中国凭一己之力根本无法改变现状。
我首先要谈的是,“社会主义国家联盟“可以由中国提出,但绝不由中国领导,中国也不会想领导。毛泽东就说过:“不可沽名学霸王”。“社会主义国家联盟”也绝不像当初苏联那样准备跟资本主义搞军备竞赛和实力比拼,或者说现在这个时机不适合。中国实力确实不如前苏联在社会主义国家中的地位强悍,老挝、越南、古巴、朝鲜这每个国家也都是沧海一粟,但是这并不妨碍“社联”的组成。当初中国被非洲朋友“抬入”联合国印证了一点,“贫穷”不是软弱的借口,也正是切合了马克思这一句话“全世界的无产阶级联合起来”我们就有可能战胜资本主义。一切反抗不管具不具有力量,都是值得害怕的。也正因为中国不如前苏联有实力,我们就更需要盟友的力量,需要联盟的力量,需要国际盟友的发声,需要国际舆论的帮助。
再者中国现行的“不结盟”政策是否符合当今世界的潮流早已经不是崭新的议题。美国北约进一步东扩,中国面对的是北约、欧盟、美日韩联盟、美日印澳联盟、南海小国联盟,却要坚持不结盟?中国早在2004年就组成“中国-东盟”的新型联盟形式,现在也进一步推崇“东盟+中日韩”的亚洲新格局。但是,日韩历来属于亲美派,随着希拉里访问越南提出“美国回归亚洲”,“东盟+中日韩”的格局很可能受到冲击。而中国联合俄罗斯的“上合组织”,也正是“不结盟”的特殊形式。也有人说中国不结盟是因为要走“独立自主”的道路,不想受制于人。而我们这里所说的“社会主义国家联盟”不是北约,不是华约,也不是苏联,而是一个“自由,平等”的联盟形式,没有老大,没有班长,只是同学或者朋友关系,我们的目标是战胜资本主义社会,但是就目前而言,联盟的首要任务则是先自救才赶超,最后战胜。
无论如何,资本主义疯狂的侵蚀下,社会主义总要找出活路,只要“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总是大有希望的!
 
 
马克思主义之我见
-------关于共产主义
 
马克思主义人学研究会 王加冕
在一次全球性千年思想家的评选中,马克思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名。穿越几个世纪能在今天还能如此受欢迎的恐怕有且只有马克思。思想家总是这样唱着这个世纪听不懂的歌等着下个世纪的人来合。就像流星来自沉久缄默,终将声振大地。马克思主义是庞大的,是我们一辈子也学习不完的;马克思主义是深奥的,是我们一辈子也研究不完的。在此我仅对自己比较感兴趣的内容发表一下自己见解。
1919年,在《新青年》杂志上,李大钊先生写下了一篇介绍马克思主义的文章---《我的马克思主义观》,在那个思潮翻涌的年代,这篇文章点燃了一盏明灯,马克思主义逐渐传入中国。仿佛今天还能看到毛泽东,蔡和森他们在湖师大高声齐诵: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少年胜于欧洲则国胜于欧洲,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或许那个年代离我们很远,但当我看到《情深深雨蒙蒙》里北大学生割指誓众,呼吁学生罢课发起五四运动时;当我看到《十月围城》里闻一多慷慨激昂的演讲众人高呼时;当我看到《风声》里那残无人道的酷刑,爱国者用坚强的意志抵抗时,总会从心底涌出一股与那个时代的人一样的热流,我想这就叫做信仰。
每一个共产人都有一个最高的理想那就是共产主义。正是那没有剥削,没有压迫的马克思共产主义理论传入中国,我们今天才会看到共产人一段段可歌可泣的历史,去唤起我们心底那纯真的信仰。然而在今天这个瞬息万变的新社会,新鲜事物正在以惊人的加速度增长,信息时代带来物质生活前所未有的丰富。人们的精神生活是否跟上了物质的步伐呢?答案是肯定的,也是否定的。
根据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一般原理,物质决定意识,但并没有告诉是否物质发生变化的瞬间,意识也产生了同步的改变呢?接受这种变化又需要多少时间呢?在旧的意识和新的意识之间的间隙里,人们在做什么,人们的意识是否会迷失方向?衡量的标准是什么?且停住,这样问下去,显然是没有穷尽的。没有人能告诉我们,这需要我们来作一番思考。
前不久,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对当代中国青年信仰状况作了一次全面调查.从已获得的资料来分析,青年认为的信仰危机在很大程度上表现为对“共产主义一定会实现”这一理想的认同感的降低.另外,也有一部分青年对“是否存在信仰危机”的问题并不关心。可以说,“游离于社会政治文化生活之外”的心态,仍是存在于当代青年中的一种现象。在众多的信仰摆在大学生的面前,选择“用马克思主义指导自己认识世界”的人数占调查总数的 28.2%,选择“相信共产主义一定会实现”的人数占调查总数的16.7%。同时,社会利益、文化多元化的状况也反映到学校来,对学生的信仰产生影响,对社会的主导信仰产生冲击。一些学生主导信仰不稳定,愿意去了解甚至尝试相信其它信仰。有12.8%的大学生“相信神灵”,11.9%的大学生“相信星座”,17.1%的大学生“认为金钱最重要”,13.4%的大学生“认为权利最重要”,这些负面数据比以往类似题目的调查数据结果有较明显增长。
总之,功利化和世俗化从某种意义上讲,是一种无信仰的状态,因为信仰一旦功利化、世俗化,就失去了信仰对社会发展和人生导向的神圣性,功名利禄成为人们行为唯一的本能信仰。而当代青年的信仰问题更关系到中国未来的发展。大学生的信仰教育已迫在眉睫需要社会给予更多的关注。
马克思虽不在了,但马克思的最高理想应永远留在每位共产主义接班人的心中,当代大学生应树立正确信仰,居安思危,关心时事政治。我们的台湾还没回来,奥巴玛还在会见达赖,中国的核能在世界还排不上名次.......各个领域都需要我们努力,告别网吧,告别手机,告别一切浪费时间的事情。我相信随着物质文明的不断进步,人类的精神文明也会不断进步,当它们都高度发达的时候,按需分配的那个社会就会到来,而现在我们还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就需要每位国人的努力,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就是对国家最大的贡献。在08年的次贷危机中,欧洲最畅销的一本书就是《资本论》,由此可见,欧洲人又开始从新思考马克思了。在不远的将来我相信中国会真正的和平崛起,那时我们靠的不是廉价的“made in china”,那时我们可以在联合国大胆的使用弃权票;那时美国和欧洲也人人一本《共产党宣言》边走边吃边看。
 

郑州电子信息职业技术学院

郑州电子信息学院
在线客服

  • 张老师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陈老师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郭老师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赵老师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展开